厕所余生

跟着森林去逃亡

私设有,人物ooc有,不推荐带脑子观看
cp:维赛,瑞格,主格洛莉娅视角
题目和文章基本无关,就是一个印象而已——跟着森林去逃亡,就是这么不切实际又奇奇怪怪的事情呀。

1.
  格洛莉娅的高中留长头发是要写申请的,层层审核最后交到教导处做最后批准。格洛莉娅错过了申请时间,老老实实保持了两周的短发后就搞起了违章工程,粟色的头发草草地扎起低马尾,等着它长。
  被级长抓到怎么办?同学问。
  不怎么办呗。格洛莉娅说这话的时候嘴巴上正架着一支笔,说的就含含糊糊。反正不剪。
  还有一句话是反正她是格洛莉娅·维拉,当初是学校求着她入学的。
  不过格洛莉娅没有说出来,塔帕兹三月份忽冷忽热,她腿上搭着自己的长袖外套,专心致志于那只笔。
  她对夏天,还是有着几分期待的。
  2.
  但在塔帕兹真正的夏天开始的那一个开端,格洛莉娅就后悔了。
  “怎么这么热,是要搞死谁。”她向原住民赛科尔大声抱怨,图书馆的大功率冷气呼呼地运转着,却好像隔着玻璃也能感受到那层令人窒息的热浪,“见鬼,我想象的塔帕兹可不是这样。”
  “要习惯。”赛科尔笑死了,“我觉得最好玩的就是你们这些怀揣着对塔帕兹美好臆想的人在经历第一个夏天时梦想破裂的表情。”
  “好玩你个头,难怪你这么黑。”
  “靠,本少爷这叫健康肤色,国军院的教室可是有空调的!”
  “塔帕兹的哪里敢不配空调。”格洛莉娅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嗤笑。
  “操场啊,每次从国军院的宿舍走到教学楼,中间隔着那么大一个操场,一点遮蔽也没有,每次我从那里走的时候——每走一次都要怀疑一下是自己的心理先崩溃还是生理先崩溃。”
  “你最后崩溃了吗。”格洛莉娅饶有兴味。
  “没有,侥幸我有维鲁特,”赛科尔笑嘻嘻,“失望吗?”
  “傻逼。”格洛莉娅骂了一句又补了一句,“情侣狗。”
  03.
  赛科尔和维鲁特是发小,特别标准的那种,在塔帕兹聒噪的蝉声中一年又一年长到这么高。
  据赛科尔说的是,他小时候起码比维鲁特高一个头,还有是他先追的维鲁特。
  鬼知道最后怎么就变成了他自己逐步走进被动。赛科尔说这话时眉头拧成一团,焦躁地揉乱了有点长的灰蓝刘海,又被买饮料回来的维鲁特捏住了脸。
  别听他瞎说,是他死缠烂打最后我迫不得已才答应下来的。维鲁特说这话的时候鲜少的竟然在眸子里带上几分笑意,被赛科尔一手拍下来骂不要脸,开了的听装可乐又被晾在一边。
  真好啊,谈恋爱。格洛莉娅看着他们左手托腮,眨巴着眼睛像是从嘴里蜿蜒出来的一句感概。
  你想?你也谈呀。赛科尔说。
  没人喜欢。格洛莉娅用柠檬茶咽下后半句,蝉依旧在聒噪,像放肆地鸣了过往的许多个夏天,依旧会在下一个夏天,施施然地重新拉起翅膀。
  据说风铃声也是叮叮当当。
04.
  格洛莉娅有个喜欢的人,隔壁艺术特长班,特高个子,黑色长发,特别有气质的那个音乐生,叫瑞亚·特纳。
  她几经辗转打听到了这个名字,起初是因为路过了练琴房,老天那个人可真美;那个人原来叫瑞亚,瑞亚瑞亚瑞亚,真好听;瑞亚居然在隔壁班;原来瑞亚还会射箭……
  其实她也摸不清这算不算喜欢,毕竟这种让自己心脏扑通扑通直跳的情感真是玄之又玄,你能感受到你的期待你的渴望,你的心跳和你骤然紧张的心情。经检验,格莉大小姐把她归类至了喜欢。
  她不太care性别,因为她是格洛莉娅·维拉。
  个性girl。
  事情的转机在一打试卷,格洛莉娅作为物理科代表好不容易把这打有她一个半头的试卷(这个单元,上个单元批改完的还有这节课准备测的,包含另外一个班的试卷集)捧下了楼梯,却又不小心差点撞上了墙,恰好隔壁一只漂亮修长的手伸过来扯住了她,幸亏幸亏,格洛莉娅看着眼前的墙在心里念着佛,转头就唱起了哈利路亚。
  那是瑞亚的手。
05.
  瑞亚居然是艾格尼萨人,格洛莉娅又为她们找到了一个共同点。虽然不是同一个国籍的,但是在塔帕兹的异乡人只要不是国籍或者祖籍在塔帕兹都莫名的分外使人感觉亲切。或许因为都是离家漂泊的人。
  瑞亚的琴实在弹的太好了,格洛莉娅的思想都追不上那些绚丽的音符,只是迷迷糊糊说着喜欢。
  “当初你为什么会来这个学校呀?”格洛莉娅好奇的不得了,高中就开始远离家乡的人实在少,瑞亚眨眨眼睛,侧头试了试几个琴键的音,黑色的长发随之瀑布一般地跟着流泻。
  “主要是,家族的事情太烦了。”瑞亚的嘴角带着笑,格洛莉娅突然有一种自形惭愧的心虚感,忍不住摸了摸自己那条草草梳出来的马尾,头发因为缺少养护有点毛躁。
  从前格洛莉娅是真的不在意外表,但和瑞亚在一起之后却又时常揽镜自照。大概是瑞亚太美太好,虽然他也不差——但瑞亚更美更好,对吧?
  格洛莉娅就这样在自卑里沾沾自喜,要说的话在嘴边转几圈又掉回去。
06.
  高中的女孩都学会自我陶醉,化妆化出网红感不出奇,尤其艺术班,这群学校里管得最松的姑娘们已经在打扮自己,这是一个女孩从丑小鸭到白天鹅的蜕变。
  不过插一句话,瑞亚打一开始就是白天鹅,这是格洛莉娅咬定的。
  倒是瑞亚这边有次和格洛莉娅一起出去玩,在星巴克里两两对座瑞亚突然就伸手扯了扯格洛莉娅的脸蛋。
  “你这样挺好的。”瑞亚笑道。
  这个女孩清水素汤蹦蹦跳跳的,当然最好一直清水素汤蹦蹦跳跳的,永远这么一副小女孩样好了。
  “不要化妆啊。”瑞亚感叹道。
  “我也不会化妆呀,瑞亚也不要化妆,你这样就够好看了。”格洛莉娅说。
  “嗯。”瑞亚说。
  格洛莉娅又突然想起了那对塔帕兹狗男男,好像很久没联系了。
07.
  “喂——赛科尔?”声音通过通讯器一路传递到有点失真,格洛莉娅的右手食指不自觉轻轻点着桌面,他们这两人时常这样偶尔玩消失,然后回来时见面地点总会有一两次是在医院。
  “赛科尔睡了。”另外一把声音,沉稳,清朗,格洛莉娅不用猜都知道是谁了,她偷偷地吐了吐舌头,电子表显示22:36。
  “怎么这么早?”
  “十点其实不算早了——你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想聊聊深夜情感话题——不是那个意思就说说我喜欢的那个人,怎么追人。”
  “这个你和他聊是真的没用,他当初还恐吓女生,偷偷把情书丢进垃圾桶,说个话还要打结巴——最后见着我就躲。”
  “喔——”赛科尔的版本是他用魅力征服了维鲁特,看来水分太多。
  “有时间,一定要抓紧。”
  “好。”
08.
  格洛莉娅今天盛装打扮——她穿了裙子。
  这就是盛装打扮了,虽然平时格洛莉娅随手一套也套的很有自我风格,她拽上吉他架起二郎腿,问瑞亚你听不听我唱歌?
  瑞亚说好,听。格洛莉娅就扯起嗓子先哼哼,拨了几根琴弦之后又按住,接着开始弹唱一首自编的歌。
  「今天我觉得自己超酷
      因为我穿了裤子
      左手还挽着一个瑞亚
      嗨呀 非常有面子
      你快乐吗(和音:你快乐吗)
      我知道你很快乐耶耶耶」
  “结束。”格洛莉娅结束了这个旷世巨作的表演,其实她唱的乱七八糟,词也唱的乱七八糟,瑞亚很配合地鼓掌,说很好听,改天把它编成钢琴曲吧,合奏。
  格洛莉娅非常不好意思地表示这是即兴,唱完就忘了,瑞亚说没关系,她记得。
  于是格洛莉娅又兴致高涨了,她有个这么帅气又超有音乐天赋的女朋友,你们有吗?没有!
  “你真好,瑞亚,致瑞亚——!”话到半截又喊了起来,“为伟大的瑞亚三呼万岁!”
  然后又在瑞亚捂住她的嘴之前安静下来,闪闪发光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瑞亚。
  “瑞亚,我特别喜欢你。”
  “好。”
  “我特别喜欢你。”格洛莉娅再次重复,其实到了这里她的勇气就有点耗尽的势头了。
  “嗯。”
  “是真的,你不要敷衍我。”格洛莉娅说,“那种想和你亲嘴的喜欢,喜欢到就算和你上床也无所谓的那种同性恋的喜欢。”
  “特别,特别喜欢。”
  格洛莉娅垂头丧气:“不过你估计也就把我当朋友,哪里知道这个朋友居然还对你图谋不轨,他们说要抓紧时间,我就抓紧时间了——瑞亚。”
  “没关系的,我也喜欢你。”瑞亚说,眼睛直直地望回去,格洛莉娅突然就有点不真实的感觉,实在是太不真实了,塔帕兹的高温又在搅乱她的清醒,只有瑞亚的手带着一丝丝的凉意——瑞亚的手。
  格洛莉娅突然又像从飘飘然站回地面,她瞪着眼睛:“真的?你真的喜欢我?”
  “真的。”
  “有多真?”
  “有我爱你那么真。”
  “真的?”
  “要我现在亲一下你证明吗?”
  “那就亲吧!”
  于是她们就亲了。
  蝉依旧在聒噪,像放肆地鸣了过往的许多个夏天,它会在下一个夏天,施施然地重新拉起翅膀。
  而且风铃声也在叮叮当当。
09.
  后来果然要去医院看望赛科尔,那时候格洛莉娅的头发飞快地长到能勉强扎个麻花辫的地步了,她和瑞亚到的时候维鲁特像已经在那里好一会了一样,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看书,赛科尔一条腿打了石膏被架起来,游手好闲地吃着苹果。
  “维鲁特和我说了。”赛科尔对着格洛莉娅挤眉弄眼。
  “你的慰问品。”格洛莉娅把一袋苹果梨橙子放到柜子上,“还有零件,迟一点给你,要记住养护啊。”
  “记得记得,”赛科尔随口搪塞着,“你等会去哪啊。”又是随口一问,吃的都堵不住他的嘴,旁边的维鲁特放下书又挑出一个梨一圈一圈地削着皮。
  “够了够了维鲁特!我现在浑身都是苹果梨味了!”赛科尔急吼吼地又扭头妄图阻止维鲁特,结果维鲁特照旧该怎么削怎么削。
  “我吃的。”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谁是病号?”赛科尔气着了。
  “谁不听指挥?”维鲁特一挑眉,赛科尔就蔫了。
  “特殊情况嘛…真丢下你怎么可能。”赛科尔嘟囔,又转向格洛莉娅,“你等会去哪?”
  “去琴房,她弹,我唱。”
  「今天我觉得自己超棒
      因为我穿了裙子
      左手还挽着一个瑞亚
      嗨呀 DOKIDOKI
      我真快乐(和音:快乐)

      我有瑞亚你们没有」

  完

  一直想写送弓这两个女孩的故事,这两个姑娘都对我有独特的魅力,这是哪怕性转的维赛也没有的,有这样一次写她们琐碎事情的经历非常开心。最近三次这边实在是太不顺心太不顺心,写来也就不太想带脑子了,纯粹娱乐自己,如果你喜欢,莫大荣幸。
  以上,感谢食用。

评论(20)
热度(65)

关于我

我是乔木,请多指教。
头像来自多多,她4神仙,我吹她。
© 厕所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