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余生

[维赛]游戏和现实二选一,我选择维鲁特 中下

       正经文!正经文!正经文!还有或许的人物ooc。

       以上,祝食用愉快。

  塔帕兹有三特产,海鲜,烧烤,和入夜半价海鲜烧烤。

  此时此刻赛科尔和维鲁特俩人各自在桌子对面落座,大眼瞪大眼,这说明如果此时此刻再有选项赛科尔无法扯屁必须秒选,不然无论是点着菜突然张着嘴不说话还是吃着串突然顿在半空可能还伴随着一个颜艺,估计都会让维鲁特不由自主从兜里摸出通讯器拨打120.

  赛科尔正向老板挥手张嘴要点菜,刚落下选择要速度的结论突然就不能动了。

  我靠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来不及看清选项了,在这千钧一发电光火石迫不及待着急万分火烧屁股的时刻,赛科尔无比自然地转身拢过了维鲁特的手,含情脉脉地凝视着维鲁特:“达令,你想吃什么喔?”

  卧槽啊啊啊啊啊啊这什么破烂选项啊!赛科尔痛心疾首悔不当初觉得轻易相信选项一定靠谱就不看的自己真是一个SB。

  维鲁特默默地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再默默地拿起菜单遮住赛科尔真诚而深情的双眼,再默默地,默默地倒抽一口气。

  “你……”维鲁特想了想,委婉地表达,“今晚吃什么了?”

  言下之意就是您是脑子有问题,还是有病。

  赛科尔心说我干脆一头撞死得了。

  A.“我今天没吃到糖醋排骨,可能这就是原因。”

  B.“吃鱼吗您,还是吃虾?吃炙烧的还是烧烤的?……你要吃什么?”

  赛科尔假装满不在乎的撤回手顺便拿回菜单,问道:“吃鱼吗您,还是吃虾?吃炙烧的还是烧烤的?……你要吃什么?”

  “恩……”维鲁特的眼睛扫过菜单,“你定。”

  赛科尔突然像模糊捕捉到了什么,抬头问:“回孤儿院吗?”

  维鲁特愣了愣,看了眼赛科尔。

  “这周六下午,”赛科尔勾起一边嘴角,眯着眼笑得像一只计谋得逞的狐狸,懒懒散散又狡黠却就是让人生不起气来,“请假过去吧。”

  维鲁特深深地望进赛科尔眼睛里,最后颔首应了下来。

  “好。”

  

  “那个银发的家伙……哎哟!”托尼捂着挨了一记爆栗的头龇牙咧嘴,“赛奇大哥,你干嘛——!”

  “说话要礼貌,是克洛诺哥哥。”赛科尔说。

  维鲁特在上面挽着袖子教拼音,黑板上落下一勾一划的凌厉字体,眉目都柔和。赛科尔抱着本子扎在孩子堆里无所事事。

  “艾琳好像很喜欢他。”托尼小声地嘟囔。

  艾琳是孤儿院里最漂亮的女孩,像一株待放的花苞光彩照人,马尾辫直直落到肩胛的长度,睫毛长长的。赛科尔托着腮扫过一眼,她正举着手,仰头望着维鲁特:“当然了,他在学院也很讨女孩的喜欢,追求者能从地球到月球排一个往返。”

  “他真的那么好?比赛奇大哥还好?”托尼有点不服气,“比赛奇大哥还好?”

  A.“切,他哪里有本少爷好?本少爷的追求者能从地球到月球排两个往返。”

  B.“恩。”

  C.想不出怎么回答,末日派热舞一下算了。

  赛科尔懒洋洋地哼出一个恩,眼睛半抬不抬像快要睡着,终于灰蓝色的碎发扫下来,把一样灰蓝的眸子遮住,像一片海遮住了另一片海。托尼发现赛奇大哥不打算理自己了,只有闷闷地拧回头听课。

  维鲁特理所当然的比谁都好——在赛科尔看来。他比格洛莉娅好,比埃蒙好,比尊上好,比舜好比界海好比赛科尔也好,喜爱演化成信仰,就如同荒原里疯长的野草,一发不可收拾又几乎遮天蔽日了,那时赛科尔差一点就信了九天之上的神明。他一点一点卸下自己的所有防备,把命坦然地放在了维鲁特的手里把心也放在了维鲁特的手里。

  他信了自己的神。

  意识一点一点混沌陷入胶着,赛科尔睡着了。

  

  一个本子毫不客气地砸在赛科尔头上,吓得丫差点坐地上。

  “我操哪个不长眼的王八……啦叭叭叭。”赛科尔改口不带转折,心说本少爷就忍你这一次,维鲁特凭借坐着和站着的身高差好整以暇地双手抱胸瞅赛科尔。

  “如果我不喊你,你是不是就要睡到下个世纪?”

  A.“你那是喊吗?敢不敢唱着抒情版的《迷局》对我说赛科尔小宝贝起床床啦?”

  B.“你又不和我睡,管那么宽干嘛。”

  C.想不出来说什么,对维鲁特高歌一曲《难忘今宵》算了。

  赛科尔觉得B真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但是很显然心声都不是拿来说的,而他也不会唱《难忘今宵》,所以他开口:“你那是喊吗?敢不敢唱着抒情版的《迷局》对我说赛科尔小宝贝起床床啦?”

  “哦,赛科尔小宝贝起床床啦。”

  棒读。

  赛科尔很不满,觉得再这么着维鲁特该贫起来了。

  “你倒是学的很溜,那群小鬼呢?”赛科尔环视一圈,黑暗已经密密麻麻地爬满了整个房间,只是桌上的烤串还在冒着香气,孜然的。

  “哪来的烤串。”赛科尔莫名其妙,站起身时骨头“咔哒”地响,像年久已迟钝的齿轮重新转动,估计他就这么个姿势睡了一个下午。

  “你是不是不舒服?”维鲁特伸手去探赛科尔的额头,但赛科尔反扯住了他的手,凭着即将西沉的太阳最后一丝微弱的光,他准确地抓住了维鲁特赤红的眼眸和淡色的薄唇。毫无技巧的去掠夺,空气中弥漫的暧昧因子旋转着跳起踢踏舞,谁也没有闭眼,赛科尔的虎牙磕在维鲁特的下唇,淡淡的铁锈味开始在这场亲吻中蔓延。维鲁特又把赛科尔的舌头推挤回他自己的口腔,两个人粗重的呼吸搅在一起,水声啧啧。夜悄然开始了它12小时的凌驾,魑魅魍魉就放肆猖狂。

  最后赛科尔扯皱了维鲁特本来笔挺的衬衫,把头搭在被非礼的人的肩上,神经质地笑了几声。

  “我现在特别想亲你。”赛科尔说。

  “亲过了才说?”

  赛科尔感觉维鲁特说这话时一定挑了眉,他主动撤离出几步的距离。他的怀中一下子失去了另一个人的体温,突然就觉得心空落落了。

  “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赛科尔说话带着一点鼻音,含含糊糊,“过夜。”他临走前带走了那串烤肉,顺手塞进维鲁特嘴里。

  他觉得他应该永远铭记这份安逸。

  

  赛科尔最后没有回克洛诺府邸,也没有留在孤儿院,他顺着小径爬上附近一处被当做旅游景点的山,终归是郊外,夜风飒飒。暗色的林里藏着略嫌兴奋的蝉,混着树叶摩擦的沙沙声,今夜月朗星稀。

  赛科尔踩上了一块突起的岩石,向下望去城市的灯火和着沸腾的人声织成一张巨大的纸醉金迷的网,高楼万丈和光辉交汇,原来是这么的迷乱,在这个位置又好像一整个塔帕兹被踩在了脚下。

  这张网笼了他十八年,笼了维鲁特十七年,赛科尔直直身子,眼睛却仍望向这个有维鲁特的地方,这是一种归属感,他第一次同黑夜一起凌驾一般的俯瞰这座城市,却依然做不到抽身在外。

  “怎么一直都不说话?”赛科尔问。

  “因为不知道你想做什么。”还是那个带着弗尔萨瑞斯口音的声音,这么一个设定到现在听起来依然很滑稽。

  “我和你说,维鲁特在等我。”

  “恩。”

  “所以我他娘的要和你赌。”

  “没毛病,少说点粗口。”

  赛科尔就不说话了,他一跃而下,风声在他耳边猎猎地响,失重的感觉真实又强烈,但本来已经打定主意,恐惧却依旧不由自主地从他的心中溢出。

  “赛科尔你干什么!”声音在怒吼。

  赛科尔闭上眼,想起了一些事情。

  场景一:

  “你和维鲁特,要好好相处,不要再打架啦!尤其是你哦赛科尔!”

  “哼,白痴。”

  “哈——??!维鲁特你丫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

  

  第一下,赛科尔重重地砸到一块岩石上,巨大的冲击力像他的胸腔和腹部都挨了一记重拳,内脏都搅在了一团,他哇的一声从喉咙喷出一口血,连下坠时蜷缩的姿势都保持不住了。他好像在空中打了一个转,接着极速坠落。

  “赛科尔!这他娘的是你的命!”女声还是怒吼。

  赛科尔勾出一个笑。

  

  场景二:

  单人病房,苹果在维鲁特的手里一圈圈地转,削出来的皮长长的一直没断。

  “当时你怎么想的?嫌命太长了?”维鲁特问。

  “没什么,嘿,我怕你死了而已。”

  “蠢货。”

  赛科尔吊儿郎当地笑起来,尽管他全身几乎被绷带缠满,但这不影响他的吊儿郎当和帅。但维鲁特没笑,他下颌到耳根的线条本来就比旁人硬朗一些,此刻在晨光的照耀下也没有稍微柔和半点。

  “我认真的,没你在没意思。”

  “这是你的命,别嬉皮笑脸的给我贫。”刀子一错,果皮终于断了,维鲁特看着这个削了一半的苹果半晌,终于长叹一声,“赛科尔,你什么时候才能聪明一点。”

  “哈?我哪里不够聪明??”

  “赛科尔,我怕你死。”

  赛科尔怔了怔,抬头看维鲁特。

  

  第二下,一棵树干把赛科尔在半空中拦了拦,却正正撞在他的胸口,肋骨像折进了肺里,呼吸都有撕心裂肺的疼痛在蔓延。一股辛辣的液体倒流进鼻腔,全身都在辣辣地痛,总感觉身体被折成了两半。

  赛科尔想抓住什么,但他的手和树枝擦过,最终只抓住了一片虚空。

  “该死该死该死!”声音仍然在怒吼,伴随着一点点微不可查的颤抖。

  

  你们一直在抱怨这个地方,但是你们却没有勇气走出去。①

  

  最后一次,赛科尔的头撞到了一块石头上,好像拉出了一个大伤口又好像撞出了脑震荡,温热的液体顺着额角的轮廓流,一股爆炸一般的疼痛,赛科尔听见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在嘎吱作响。这一连串的撞击把他撞的七荤八素,血流到下巴,他好像听见有谁在地面高喊他的名字,但他已无暇顾及。嗡地一声响后,他就被裹进了彻底黑暗和寒冷之中。

  tbc.

  ①摘自《飞越疯人院》

  

  终于是万众期待(并没有)的连拖两周的作者有话说了!好可能会话痨一点,首先希望大家多在评论区和我聊聊天,吐吐槽。

  然后全文终于到了最高潮!下一章收尾结束,这章算一个蓄力加农炮,卡的人想死最后写出来爽死。但总感觉热度会低低的,好像大家更喜欢我讲相声抖包袱!我写的真的是正经文——!阿秋你丫看到了吗!(辩解

  最后请跟我大声喊真的是糖真的是糖,我真的很怕你们打我,胆巨冤,要不是糖阿秋再开三辆车(喂你想怎样。

  欢迎猜结局,好多暗示给的很明显啦!最终还是一个大套路,以上,感谢您的食用啦!

评论(16)
热度(59)

关于我

我是乔木,请多指教。
头像来自多多,她4神仙,我吹她。
© 厕所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