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余生

[维赛]游戏和现实二选一,我选择维鲁特 中上

  食用愉快
  欢迎猜发展,这章过渡。

  “今天,今天居然有糖醋排骨?”赛科尔一脸痛不欲生悔不当初,早知道把那段扯屁往后拖一拖都无所谓,天大地大不如糖醋排骨,这是一个无论正逆都是真命题的公理,好比“两直线平行,内错角相等。”
  维鲁特看着这个白痴不想说话。您今早才和我反复强调今天有糖醋排骨,现在过来说你不知道?
  稀奇,如果金鱼的记忆只有七秒,那可能赛科尔的记忆只有从早上六点到中午十二点半的五个半小时。
  A.对维鲁特撒娇:“达令,人家家也想吃糖醋排骨,分一点给我嘛~~”并且嘟嘴嘴。
  B.“维鲁特你让我为你操心得错过了糖醋排骨,不行你丫晚上得好好赔我。”并且捂心口。
  嘟你个头啊嘟,赛科尔内心已经毫无波动甚至根本不想笑:“维鲁特你让我为你操心得错过了糖醋排骨——”赛科尔意思意思痛心疾首,维鲁特感觉这人好不要脸,居然说他在为自己操心,“不行你丫晚上得好好赔我。”
  维鲁特吓得差点从凳子上掉下去。
  “——一顿烧烤!”赛科尔气急败坏地接上去,这个游戏居然搞谐音字???有意思吗有意思吗有意思吗!赛科尔生气地呲了呲牙。
  维鲁特看着眼前的这个特别可爱的白痴,心说你就是想吃烧烤吧?维鲁特好气又好笑,干脆揉了揉眉心,感觉自己开始头疼。
  但这个动作突然搞得赛科尔好紧张,寻摸自己刚刚是不是太过分了?然后顺着一琢磨发现自己真的很过分!何止每一句话没一个动作,连每一个眼神都非常过分,就连自己引以为傲的帅气也好像很过分。
  赛科尔心痛,还没等从心痛中酝酿出来一丝半点对维鲁特的愧疚,他就没法动了。
  A.“别这样嘛男神,您的对面是赛奇,陪吃烧烤行不行。”并使用技能“赛赛的微笑”使自身魅力值+10
  B.“皱眉干嘛,容易老啊大少。你也别总闷在你的报告和作业和书里了喂,和我出去体验一下大千世界,回头给你综合实践加分。”
  C.“小亲亲宝贝维鲁特,您是想吃我长短刺还是吃烧烤?”
  ……………C选项,一看就要完好吗,赛科尔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皱眉干嘛,容易老啊大少。你也别总闷在你的报告和作业和书里了喂,和我出去体验一下大千世界,回头给你综合实践加分。”说完附赠邪魅一笑一个,再附赠一个虽然邪魅但也带着真诚的眼神。
  维鲁特想把这个蠢货的头按到他眼前的饭里,但考虑到食堂阿姨和食堂四面围绕的“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标语的感受还是作罢。最后他考虑了一下,慢条斯理地回答:“可以啊。”
  赛科尔正想着用怎样的语气把他自己的上述语句全部推翻,毕竟维鲁特也不是特别喜欢吃烧烤,错过糖醋排骨也不能怪他,然后就听到这一句,他心中一动,难不成这是为了我?
  “不过要你请客。”
  “……………………………”赛科尔冷着脸,把刚刚他的少女情怀揉吧揉吧踢进化粪池里。
 
  “难得出去约会,一定要打扮好!赛赛快换上适合吃烧烤又不失可爱的服装吧~我认为合适的属性是:”
  A.可爱,保暖
  B.性感,成熟
  C.简约,清凉
  D.可爱保暖性感成熟简约清凉
  E.不穿了
  赛科尔算是明白了,这个游戏的本质就是作妖,强制发刀和一边花式作妖一边强制发刀,相当于屎里掺毒,性质相当恶劣,属于还没发布就要被扼杀在摇篮里的类型。偶尔还要坚持抄一下知名手游,这回是奇迹赛赛,下一回保不准就是赛赛荣耀了,为了避嫌以上手游皆使用赛赛打码。
  但我怀疑这没什么用。
  “我就正常地穿校服难道不行吗?”赛科尔提出合理质疑,“而且我只有校服。”
  “你们塔帕兹的高中生怎么那么麻烦。”声音提出不合理嫌弃,赛科尔觉得它居然有脸嫌弃自己???我靠,厉害了。
  选项意思意识刷新了一下:
  A.校服
  B.不穿了。
  …怎么这个B选项这么阴魂不散啊!难道丫以为真的有人会去选它????!!??
  赛科尔对天翻白眼,抬脚出了卫生间。维鲁特正就着宿舍里的唯一光源台灯看书,其他的东西都只被勾出一个模糊不清的轮廓,在光下的他就像在世界的最中心。
  他确实是在赛科尔的世界的最中心,而不是被塞去哪个旮旯角——赛科尔对于大部分的记忆和遇见过的人都如此对待。暖色的灯光柔和了维鲁特冷峻的面部轮廓,也似乎挑起了紧抿成一条直线的薄唇。
  其实维鲁特更适合笑,微微地挑起嘴角就很好,从没见过哪家17岁的孩子天天忧国忧民忧命,自己的,别人的,赛科尔的。思绪就不由自主随着千丝万缕的光线像墨水一点一点晕向维鲁特,莫名其妙觉得心软的不得了,大概是灯光太过温柔,大概是自己被游戏折磨惨了,赛科尔还记得自己如果再觉得维鲁特很美好就把头拧下来给游戏的幕后黑手当球踢,为了他的头,他打死也不去想心软下来是因为维鲁特。
  A.从维鲁特手中抽出书笑着舔舔一边虎牙,微眯起眼:“男神,长夜漫漫多寂寞,不如我们来干点什么…?”
  B.从心底觉得维鲁特很美好,然后把自己的头拧下来给我们踢。
  C.走到维鲁特身边勾起嘴角挑高一边眉毛,自然而然地把手搭在维鲁特肩上:“哟维鲁特——给爷笑一个呗?”
  …………靠,真抱歉不能把头拧下来给你们娱乐啊。赛科尔打心底觉得应该是把幕后黑手的头拧下来然后扔进化粪池才对。
  他带着恶作剧的心重重地拍上维鲁特的肩膀,把半个身体的重量都放到手上:“哟维鲁特——给爷笑一个呗?”
  维鲁特眼睛都没从书上移开,只是为他这说出来如此纯熟的一般用来调戏良家妇女的话语微微皱了皱眉:“放手。”
  赛科尔突然觉得很有意思,干脆弯腰把头也放在手臂上撑着:“嘿,你叫我放我就放,那我不是很没面子?”
  维鲁特终于肯把眼神从书上移开了,赛科尔看着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转过来转过来,然后近在咫尺,连呼吸都好像交融在了一起。
  赛科尔一下子懵了,吓得要立刻闪现十米以外结果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机时刻!
  不是维鲁特亲了他,是他突然不能动了。
  A.迅速往后倒退几步,脸涨得通红。
  B.既然那么近了,干脆亲一亲吧。
  赛科尔因为这个一个停顿和维鲁特多近距离了一会,搞死做这个游戏的人的心都有了,单拿长短刺把他捅个对穿还不够解气,最好先打一顿,打到半身不遂一口气只进不出然后在用长短刺多刺几下,这还不够,还要鞭尸,最后丢进哪个阴暗的小巷。
  赛科尔的脸烫的要命,还好现在光线模糊看不太清。
  接着维鲁特起身,啪嗒把大灯开了,白炽灯一下映的宿舍亮晃晃,什么都看清了。
  赛科尔:………………………………………………………你他妈是故意的吧。
  这回维鲁特是真冤枉,一看到赛科尔红到脖子的脸没忍住轻笑出声。
  毕竟是赛科尔(被强迫)先撩的,至于后果…想必他也就觉得这么干好玩不过脑子就做了吧。
  这么说来…他有干过什么过脑子的事情吗?维鲁特挑了挑眉,看着赛科尔拼命揉脸,一副绝望的表情,活像自己刚刚亲了他似的。
  “你等一会在我影子里跟出去。”维鲁特站起身把校服外套挂到他自己的衣柜里,赛科尔愣了愣:“啊?”
  “我可不想被人知道一个国军院的学生半夜偷偷出学校就为了吃烧烤。”维鲁特挂好了衣服,回头再看赛科尔还是一脸愣愣的样子,不由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不是要吃烧烤吗?”
  “我自己就可以翻墙出去了。”赛科尔指了指自己,突然想到如果这个时间出校门,说不定他可以看到百年难得一见的优等生干翻墙这种违反校纪的事情咧?不由得兴致盎然。
  “……”维鲁特沉默了半晌,终于长长地,长长地,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赛科尔,你的脑子呢?”
  “靠,万恶的资本主义!”赛科尔一下子反应过来,咬牙切齿,“请务必让我抱您大腿!”
  维鲁特:“…………………”
  “吃完这顿之后就赶紧想想,”维鲁特话说的轻描淡写,“你的期末考怎么办吧。”
  赛科尔一下蔫了,都说是游戏,考试这里能不能快进一下啊?
  长大了谈钱伤感情,学生时谈成绩伤感情。
  心痛。
 
  tbc

  想到可能不是所有姑娘都能够get到这个梗特地来打个补丁!倒数第八段那里老赛以为老维要翻墙出校园(国军院不是全住宿制晚上不给出校门吗?)然后表示说他自己就够了不用别人帮他翻墙(而且老赛的神力能上天!)
  但是他忘记了老维是克洛诺家大少爷,有背景,有钱,是贵族!Σ所以买通门卫出入自由了!
  梗来自小说里舜去国军院和维鲁特的那一段对话。

评论(16)
热度(57)

关于我

我是乔木,请多指教。
头像来自多多,她4神仙,我吹她。
© 厕所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