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余生

[维赛]游戏现实二选一,我选择维鲁特 上

  不甜不要钱,不准打乔木!
  惯例的可能ooc预警

  “你怎么了?需要我送你一个拥抱吗?”
  维鲁特合起他的书本,淡然地要说不要脸的话,赛科尔惊了。
  其实他今天这一整天都是惊的,眼前又飘出了选项:A,抱一抱维鲁特;B,用长短刺捅一捅维鲁特。
  赛科尔:……………………
  事情要从赛科尔今早起来开始说起。

  赛科尔其实一直觉得这世界没好过,显然在今早事态升级了,这个世界令人一点也不欣慰的更糟糕了。老天都在排着队等着耍他,干什么事前都要选选项,还必须要按着选项的走,真是让人浑身难受,还很难过,如果不选丫还不给你动了。例如赛科尔就在今早与选项作斗争的时候眼睁睁看着维鲁特把他的那份早餐拿走吃了,却只能在心里刷满你个王八蛋。
  选项也配合地更新了。
  A.蹭过去甜腻腻地叫一声“哈尼~”并请求维鲁特投喂。
  B.屈辱地竖个中指给他并摔门而去。
  …这还用选吗!
  于是赛科尔屈辱地饿到了现在,维鲁特这丫还有脸到他跟前晃,真是臭不要脸的极致。情到深处赛科尔不由自主地就选了个B。
  “嘀——因为条件不足无法实施,系统强制选择选项A。”突然赛科尔脑内就响起了一个自带弗尔萨瑞斯口音的机械声,他开始怀疑是格洛莉娅搞的鬼——虽然也不会有什么东西居然能控制人行为这么悬。
  如果真的有,那只能是神的恶作剧。而他赛科尔莫名其妙就遭殃了。
  但比较危急的还是眼前,赛科尔不由自主就环住维鲁特的腰,为了配合一点做出小鸟依人的样子,赛科尔还特地半蹲下来,假装很dokidki。
  维鲁特:“…………”你怎么回事。
  赛科尔气得朝天翻了个白眼:“干嘛,不是你说要抱抱的吗!”
  维鲁特心想我就开个玩笑谁能想到你真抱啊。
  维鲁特心情复杂。
  维鲁特觉得自己对面的还是不是赛科尔了。
  “你丫谁啊!让本少爷做出这么丢脸的动作还要不要脸了!”在维鲁特纠结的时候赛科尔在心里疯狂呼叫,“连游戏规则都不讲一下吗,你让人怎么玩啊?”
  “请玩家稍安勿躁,这就是一个游戏,达成通关条件你就可以回到原来的生活了。”
  赛科尔愣了愣,还想说点什么维鲁特的手就跟着也环上来他的腰了,还安慰的拍一拍。
  A.“维维鲁特你你你不要以为自己长得帅就很了不起可以耍流氓了。”
  B.“我靠你的手搞什么呢?”
  C.“抱一次三块钱,用手拍一次二块五。”
  ………………有没有靠谱一点的选项????!!A肯定不要,B,B怎么搞的好像我被人怎么了一样啊!赛科尔心里纠结心里苦,但C好像显得自己很廉价啊,抱一次起码得三十万吧。
  选项配合地更新:
  C.“抱一次三十万块钱,用手拍一次二块五。”
  ……先不说这差价,但看在你这么识时务还肯顺水推舟的份上就是你了!
  赛科尔给自己一个说句话的借口:“抱一次三块钱,用手拍一次二块五。”
  …………………等等怎么还是三块钱!!!!!!!
  维鲁特又拍了拍赛科尔的后背:“没想到你心里自己这么便宜。”
  赛科尔差点没吐出一口血来。这太坑了,SBSBSBSBSB。
  “我就问一句,你这么占我便宜不累吗?”维鲁特又问一句,“虽然我知道你不累还很开心,但我觉得很丢脸,那边有人来了。”
  A.“你,要点脸好吗!”顺便拿长短刺捅一捅他。
  B.“不要嘛哈尼我要接着占你的便宜。”
  C.“你叫我不抱我就不抱,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说完就松开维鲁特,“哎呀,我的面子没了。”
  …………C是什么SB选项啊…??!!
  “你,要点脸好吗。”赛科尔翻个白眼,系统声又出来了:“嘀——因为条件不足行动无法实施,转为远离维鲁特十米。”
  赛科尔瞬间闪现到十米之外,不仅维鲁特很懵,赛科尔也很懵。
  “我这辈子的脸都在今天丢光了…!”赛科尔哀嚎一声,捂着脸蹲下去。
  维鲁特心想原来你也知道自己刚刚干的很丢人啊,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
  但是安慰还是要安慰的!不然怎么泡小男友?维鲁特开口:“没事…其实看见的人也只有我…”维鲁特又想了想:“也不懂你现在在害羞什么,你从小到大做的蠢事还少吗?”
  泡男友也不能忘记表现一下他蠢蠢的!但没关系!可爱就好没有原则。
  A.用质疑的眼神将他望着。
  B.用亲切的眼神将他望着。
  C.用警惕的眼神将他望着。
  D.不望了,翻个白眼吧。
  赛科尔用质疑的白眼回应了他,意思是说你丫再提我neng死你。
  这件事情说起来很简单,虽然他犯过的傻不少,但赛科尔认为维鲁特要说的肯定是他把沙拉酱当成布丁吃了,或者当初他睡不着觉跑维鲁特卧室硬是半夜把维鲁特扯起来玩石头剪刀布,最后在维鲁特的床上睡得流口水。
  维鲁特挑了挑眉,表示自己不发表任何感言,只是说“我先去食堂了。”
  留点个人空间让赛科尔羞愧悔恨。
  A.“等等我和你一起去!”
  B.“好好吃吧你。”
  C.“哈尼你是要先吃午饭呢,还是先吃我?”
  ………C选项是来搞笑的吗!
  维鲁特看赛科尔净蹲在那里不说话,也就转身走了。
  以前赛科尔都会迅速跟上来,但这次 他没有。

  等维鲁特走远了,赛科尔突然整个人冷厉下来,正如每次蛰伏在暗里伺机而发的样子。像在草丛里窥视猎物的蟒蛇,刘海投下的阴影遮住眼睛,神情捉摸不透。
  “如果这是游戏,我的记忆又有几分真几分假?”
  “我们只是做了一点小篡改,可以保证绝大部分的真实,不过我本来以为你会更感兴趣的是通关条件。”
  “我们?”赛科尔捕捉到了词汇,“制作这个游戏的不止你一个人?”
  声音肯定了他:“对呀。”
  “怎么通关?如何能够担保我通关之后…不是新的一场游戏?”
  “人生本来就是没有存档的游戏,我们只是多为你编了一个选项而已,你醒来之后会看见我。”声音顿了一下,“我担保…”
  “通关条件是什么?”
  “很简单,让维鲁特讨厌你就好了,或者让你讨厌维鲁特。”
  “………你在开什么玩笑?”赛科尔突然就没有由来的有点慌,像自己小心翼翼捧起的一捧水突然从指缝中尽数流泻出去一般,猛然就失去了什么。他确实有点惧怕了,即便他不愿意承认自己就算在游戏里也不想维鲁特讨厌他,但事实确实是如此。
  他喜欢维鲁特,如此自私地,喜欢。
  这种喜欢不是正常的喜欢,人一生中总会喜欢上许多个人,但赛科尔只想咬准了维鲁特,不为什么,或许是维鲁特是唯一一个肯半夜陪他玩石头剪刀布的人,或许是维鲁特是唯一一个不讨厌他的人,或许是维鲁特他——在最初最黑暗的那段时间,用笑容送给了他光。赛科尔是孤儿,没有家人,没有亲人,找不到家族,找不到归途——在这种时候突然有一个人过来,肯对他笑,肯抱一抱他,给予他些许温暖,他就能感动到无以复加。
  他那么容易就能满足了,像扑火的飞蛾,只是那么零星的温暖,就能让它把命也搭上去了。
  “没有开任何玩笑,只是让维鲁特讨厌你就行了。”
  “那我干脆去杀了维鲁特最重要的人,他肯定恨死我了。”赛科尔很生气,生气到开起了玩笑。
  “不行,如果你在游戏里死亡了,现实里你的心脏也会停止跳动。”声音突然急促。
  赛科尔突然清晰地意识到了悲伤,却也带着些许自私的沾沾自喜。
  原来他最重要的人就是自己吗。
  然后你要告诉他,你一定要讨厌赛科尔。
 
  “那现实里的维鲁特也会讨厌我吗?”赛科尔在心底问。
  声音沉默了很久,告诉他:“现实里的维鲁特永远也不会讨厌你。”
  最后一句轻轻的:“我保证,他永远也不会。”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赛科尔突然跳起来大喊,然后跑向食堂。

  未完待续吧你们。

  我…我就是不想好好说未完待续或者TBC!你们不觉得好傻吗!可恶!

评论(21)
热度(81)

关于我

我是乔木,请多指教。
头像来自多多,她4神仙,我吹她。
© 厕所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