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余生

[维赛/ABO设定]我喜欢上了一个Alpha,可我不是真Omega怎么办? 2 完结

💊食用愉快。
没了小黑屋我就是一根废木了。

6.
“儿啊。”
赛科尔刚回家就看见老路普蹲在门口,神情和姿态都很猥琐地搓着一根烟。
“..........”赛科尔感觉这场景似曾相识的有些不妙,“干嘛?”
老路普满脸唏嘘,一副回忆往事老夫也是神一般的少年的神情:“厉害了啊你小子?”
赛科尔实力再现黑人问号,老路普长叹一口气,什么也不解释:“你要是看上了克洛诺家的那小子就去拱吧,性别不是问题,就算你不是人,你老子也不会阻止你追人的。”
赛科尔:“不是,我没......”
老路普拍拍赛科尔的肩膀,一副你不用说了我什么都懂咱俩谁和谁啊的表情:“年轻真好啊。”
赛科尔:............?????搞事吗?

“所以说我爹到底什么意思?”赛科尔望天花板,百思不得其解。
“...这就是你午休时不辞劳苦翻来Alpha级的理由吗?”维鲁特并没有care赛科尔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而是提出了另外一个更有建设性和具有科学发展观的问题,“你不怕处分吗?”
赛科尔一听嗤之以鼻:“本少爷什么时候怕过这玩意了。”
很显然,暗影之子无所畏惧。
“不是罚你啊,”维鲁特挑挑眉,“是对我的处分。”
暗影之子惊了:“什么罚你?这什么玩意什么名头啊就要罚的?”
“你是不是一点校规都没看过?”
“......”赛科尔选择了沉默外加点点头,何止没看过,他还在院长面前公然涂画校规板板,想来他居然没被开除可能是人参的功效果然厉害。
但维鲁特没在贿赂的范围之内也就没有人参,于是放他这就给了赛科尔一个关怀傻子的眼神。
“诱拐Omega。”维鲁特顿了顿,“要是把你从我这救出来的时候你是已经被标记的状态,那塔帕兹标准Alpha监狱的大门会敞开热烈欢迎克洛诺家的长子在里面呆半辈子。”
暗影之子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咳咳咳地咳了半天瞪着眼睛来看维鲁特:“本少爷......咳咳咳维鲁特你丫什么意思?”
“哪怕事实是你用美人计诱拐我,那在法庭上也没用,我知道你担心我,”维鲁特无奈,“但毕竟我是你未婚夫的名头还没坐实呢。”
我靠!这个人好不要脸!扭曲事实真相这种事情做出来居然理直气壮!自己明明是被吓到的好吧!无所畏惧的暗影之子赛科尔竖起屈辱的中指。
维鲁特开始笑。

7.
“啊哟,赛科尔,怎么了,喜欢上谁了吗?”赛科尔的前桌打趣,“你刚才对Alpha级长达30秒的色情凝视里透了不寻常的味道。”
赛科尔正搁那喝水呢,差点嘴里进的水从鼻子里喷出来,最近人们似乎特别热衷于呛死他,一群王八蛋这居心叵测的就是嫉妒他帅而已:“谢谢你让我知道我的凝视还是有味道的。”赛科尔没好气。
“我只是想让你回神,快要期末考了,唉,开学好像还是上一周发生的事一样,时间真是荏苒令人唏嘘啊。”说着前桌就唏嘘着转身,投入到对物理的无限热情当中去了,赛科尔一听有理,好像真的才刚刚开学似的。
..........这人有毛病吧!赛科尔突然意识到就他妈是才开学第二周,开学不是上周发生的事是什么的时候事???

“怎么样?学得好吗在学校。”周末回家老路普殷勤为赛科尔夹青菜,问道。
赛科尔心说这人居然有朝一日还关心起我的学习了,真是好稀奇,答道:“挺好的....喂!”赛科尔喊了一声,“你的表情怎么回事啊,我学得好你很失望吗?行行行一点也不好一点也不懂。”
“我就知道你听不懂!”老路普眉开眼笑。
赛科尔:.......................
有病的真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

“你真的一点也不懂?”
维鲁特问。
赛科尔干看着维鲁特,不想说话,只想静静。
静静是谁不想回答,梗太老了。
事情要从今早说起,还得联系到昨晚,赛科尔今天一早就听到门铃声儿,开门就见维鲁特和他脚边摞的整十科教科书。
“你来干嘛?”赛科尔问。
“帮你补课。”维鲁特答。
到了这种时候赛科尔再不明白昨晚老路普那到底是要干嘛就是真傻了,这是要搞事啊,要来一场气霄干云又不走基本套路的拉郎,要做一次毫无屁用但其实放在别的cp上都很强力的助攻——大概。
我真是谢谢你啊。赛科尔想起老路普慈祥的微笑,气闷。
两次清脆的叩击声。
“回神了,”维鲁特曲起食指叩叩桌面,“你是真的一点都不会?”
“这一听就知道毫无可能了好吗,还需要问我吗?”赛科尔不可置信了。
“我倒是感觉挺有可能的。”维鲁特这句话说得挺诚恳。
“你...”赛科尔心说你个大王八羔子,“我爹叫你来你就来的?”
维鲁特抬了抬头:“我以为是我爸叫我来的。”
“他叫你来你就来?那你岂不是很没面子?”赛科尔没法理解了。
“...............”维鲁特沉默,不知道怎么回赛科尔。
“你们不已经剖析了现象看本质发现我是B了吗快面对现实吧。”赛科尔说。
“你是Beta还是Omega两者有什么区别吗?”维鲁特反问。
“废话,”赛科尔一脸理所当然,“我们用的教科书版本都不一样,你们的化学是人教版吗?一看就是北师大。”
“................”维鲁特沉默,这走向是真不对,基本这篇题目可以改作《每次我想撩撩赛科尔可他总是get不到怎么办?》了。
“没关系,我都会。”最后维鲁特表现了身为一个学霸最基础的文化素质,顺便蔑视下天底下大部分的学子没有结合所有版本的教科书进行研习。

8.
就这么着赛科尔就在吃饭睡觉维鲁特里头颓废过了一个学期,期末真来了。
期末是大考,科科都要考全了,然后取校排名,国军院由于是军事学院的缘故,还多了几项额外必修的,比如格斗,比如射击之类的。格斗的测试在Beta级——与教官进行的一对一格斗对战,ABO三级用隔离带相隔,统一考试也是为了时间安排上更加方便,校方想着反正教官都在那嘛。
赛科尔由于开学第一周单手撂倒教官的事儿提前被盖了S级评定,于是格斗测试当天他就空了一整天,但学院又不给出自己所属的区,赛科尔简直无聊爆了,干脆校服往头上一兜,偷偷摸摸地就要去Alpha考区了。
“赛科尔,”教官喝住了这个状况多发的问题生,“你要出区去干嘛!”
噶。赛科尔的脚步顿了顿:“我...去厕所啊。”
总不好大剌剌的就说我要越区吧!
教官怀疑:“你去厕所还要出区?”
赛科尔咬咬牙:“我认厕所啊。”
教官愣了愣,显然是第一次听说认厕所这种事情,突然从Alpha考区传来一阵骚动,教官反射性地扭头去看。
赛科尔就这么兜着头,拔腿就跑。

赛科尔来到Alpha考区的时候基本所有人都挤在了观战窗口。我去,什么情况?赛科尔也跟着要挤进去。
妈的这群Alpha可真挤...赛科尔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句,抬头望望感觉维鲁特要是也挤在里面,那就算我一直错看了他。
不过很快赛科尔就发现自己没看错维鲁特,因为他就是在里面进行对战的学生。
战斗已经到了尾声,维鲁特用了一个擒拿术在教官避无可避的时候将他撂倒在地,外面喝彩的人声达到鼎沸,赛科尔却怔愣在了原地。
只是因为那双眼睛。
躁动,背后却又透着冷静,像潜伏在草丛里突然窜出攻向猎物的蛇。让赛科尔浑身血液都为此喧嚣沸腾,在血管里肆意冲撞,鼓动着心脏大力撞击胸腔,好像能听到回音一般。
维鲁特的眼睛里灼热的岩浆在翻涌,与他心中的那片海相互呼应着。

9.
最后教官给出的评定是A+,也就比赛科尔差了那么一截,但赛科尔简直要成了维鲁特的小迷妹,在心里忿忿不平地吐槽教官不会评等级。
没看到我老公那么帅气吗!公报私仇啊吃枣药丸......嗯。
咳咳,注意到自己用词的赛科尔在心里咳了两声,感觉现在的自己不太适合见维鲁特,还是先溜回Alpha区得了。
但是维鲁特几乎是刚出对战室的门就看见了用校服兜着头的赛科尔弓身就要溜的姿态——谁知道兜着头维鲁特是怎么认出来的,总之维鲁特没忍住,就上前拍了拍赛科尔的肩膀。
“卧槽!”赛科尔还以为谁,吓死了,但看到是维鲁特就更要吓死了,槽字说到一半硬生生被他压下了起码三个音调,使得这个卧槽听起来很有律动感。
“你干嘛?”赛科尔偷偷摸摸地问,硬生生把气氛烘托成了地下党接头。
“你来Alpha区不就是为了看我的吗?给你看啊。”维鲁特瞎说大实话。
“......”赛科尔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儿......
“你什么理由溜出来的?”维鲁特问。
“上厕所。”
“......”维鲁特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沉默,迈开长腿到教官面前,“教官。”
“怎么了?”教官回答。
“我要上厕所。”
......
教官也配合地跟着赛科尔的内心无语凝噎了一下,然后点点头,但很快就注意到了藏在维鲁特身后鬼鬼祟祟猥猥琐琐的赛科尔:“这位同学......”你以为你这么藏我就看不见了吗!
赛科尔心中一紧,想起了以前维鲁特和他说的处分,先不论他能不能被标记,麻烦总还是不惹的好,正计划着一个人破窗而逃什么的——反正这种事从小到大他干起来是真的毫无压力。但突然右手被人轻轻拢住,那只手修长而骨节分明,微微有点凉,手心带着点汗。
“跑。”维鲁特说,声音带着点笑意。
于是赛科尔就从善如流地跟着维鲁特甩开步子拼命跑,二月份塔帕兹的阳光还能算温暖,大概冬天过去,春天是不是要来了?风带起他们的外套,发梢,嘴角,最后扬起了一个大大的向上的弧度,这种心情简直不受控制,像刚榨出的新鲜橙汁,一下子挤出的酸甜可口。
真想两个亡命之徒啊。赛科尔笑,心想。
不过他喜欢。

end.

好!惯例的两发完结,可恶我还以为这个设定至少还可以开个长篇什么的,最后发现是自己想多了......其实写到最后有点不受控制,完结在第九小章,也算是祝福他们9999999了,嗯。
想写西幻背景的维赛,想写打碟赛..............(咸鱼躺。
以及感觉自己根本没有写出维总的帅气,嚎啕大哭起来,这两人怎么这么帅!怎么这么可爱!我是你们的小迷妹啊啊啊!!
又是赶在上学前的一更...
嗯。

评论(27)
热度(130)
  1. 薛洋厕所余生 转载了此文字

关于我

我是乔木,请多指教。
头像来自多多,她4神仙,我吹她。
© 厕所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