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余生

[维赛]糖醋排骨和我二选一我问你你选谁?

什么你选糖醋排骨???

把江球无情地丢下友谊的小船独自划走
角色ooc有,圣诞贺文。

  圣诞舞会没有舞伴要急得跳脚,赛科尔噼里啪啦惊天动地的从压箱底再压箱底的地方好说好歹算是找回了当年撩学妹时的那点意气风发。维鲁特在一旁看着他这段日子上蹿下跳把自己收拾的也那么有一点人模狗样,也不点破有小女生自然也吃赛科尔平时的这一套。
  照理说赛科尔才懒得参加什么圣诞节舞会,只是上级领导命令下来,你就算再牛逼也得乖乖听话。其实有没有舞伴实在也没所谓,开始就是想不能给维鲁特丢脸了,赛科尔兜来转去最终还是回了宿舍把自己闷在被子里,得了,丢脸就丢脸吧,反正不是自己的。
  当然,他找不到舞伴半是懒癌作祟,再另一半嘛……就是懒癌作祟了不要吵。但维鲁特站在那里不动也有妹子含羞带怯暗送秋波,所以知道维鲁特还没有舞伴时赛科尔愣了一下,感觉这里面有大阴谋,指不准是想钓校花做舞伴,他看校花小姐姐就有这个意思,就是按兵不动,够能忍。
  “我们不准备跳舞, 就是走个过场致个辞,然后我们就可以去撸串了。”维鲁特无奈,撸串这个提议是赛科尔给的,够实际,够不浪漫。听到这句话赛科尔振奋起来,继而又被维鲁特甩过来的卷子精神打了个大折扣,要想玩的爽,期末得考好。
  妈的,太实际了。

  舞会当天各色姑娘腰上的礼服上的水钻闪的赛科尔眼花,他灰蓝色的头发在梳好之后又被揉乱——反正不是要跳舞,干嘛那么正式。校花姐姐在一忍再忍后,发现维鲁特是真他妈没这个意思,继而愤愤不平地找了另外一个男生,全校第二,赛科尔没记这谁,反正被维鲁特狂甩三条街,校花姐姐从淡定自若到坐立不安再到看破红尘,少女心哗啦被维鲁特领导的就是冷漠xiuxiu摔得稀巴烂。
  反正赛科尔是喜闻乐见。
  维鲁特上去致辞赛科尔就在幕后站着,重心左脚换右脚,再从右脚换到左脚,致辞完就开舞,照理来说开舞该是维鲁特和哪位姑娘,但学校舞会就可以不太重视这些了。维鲁特不能借机去和哪位姑娘搂搂抱抱,这赛科尔也是蛮喜闻乐见的,即使维鲁特本人根本没这个意思。
  :D
  “赛科尔学长,”正想着赛科尔突然听到身后一声唤,戴着几乎遮住半个脸的黑色圆框眼镜的学妹抱着个礼物盒,眼睛试探着打量自己,“你为维鲁特学长准备了圣诞礼物吗?”
  赛科尔戛然愣住,然后他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发现自己根本没想过这茬事儿。
  “太好了。”圆框学妹突然脸上就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太好你个头啊太好,赛科尔正琢磨着该怎么补回,学妹就把礼物盒塞到了赛科尔手里。
  “我就知道你不会欧欧西的!里面是书,什么书,就是书,实体书,纸质书,我想你们会喜欢。”学妹的语速越来越快,到后来猛然停顿,推了一下眼睛,镜片反射过一道光芒,深鞠一躬,跑路。
  赛科尔懵,维鲁特正好结束致辞下来,看到了他手中的礼物盒,赛科尔也就顺手塞给了他:“小学妹的礼物。”
  “我倒是感觉这份礼物不止是给我的。”维鲁特挑高了一侧眉毛,“现在的姑娘,深不可测。”
  “不至于吧……?”赛科尔觉着维鲁特这表情有点悬,维鲁特对着并没有迷妹送礼物的赛科尔呵呵一笑。
  “明天才能拆礼物。”维鲁特抓着礼物盒从赛科尔眼前晃晃。
  赛科尔:………………靠你怎么知道我想干嘛的。
  赛科尔跟着维鲁特踢踢踏踏地走,低头看着裤子上的褶皱一紧一松,然后,差一点就撞上了维鲁特。
  “留下来吧,平安夜烤串摊说不定也关门了。”维鲁特转身,看着堪堪在自己身前停下的赛科尔抬头瞪住自己。
  “行啊,我随便,你能不能不要突然停下来。”赛科尔皱着眉头又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向后倒退了一步。
  “是你自己走路不看路,能怪谁?”
  怪世界呗。
  赛科尔暗搓搓地在心里接了一句话,然后又捕捉到了什么一样,戏谑地看着维鲁特,嘴角勾起一边,咧开。
  “哟,突然留下来,指不定是想干什么?还是因为谁? 我们的维鲁特大少也要情窦初开了?”
  “什么我们的,”维鲁特似笑非笑,抬手就给了赛科尔一个爆粟,“你的。”
  ……我靠,这么会撩你爸妈知道吗?哦,知道……赛科尔调戏不成反被撩,才想起来大多时候调戏维鲁特都不是一个明智选择,但这句话他听着就是开心,一把揽过维鲁特弯着眼睛笑嘻嘻:“对,对,我的。”猛然又跳起来:“我们都没有舞伴跳个什么。”
  维鲁特淡淡地扫了一眼一惊一乍的赛科尔,左手反背在身后,右手挽了个花掌心向上伸给赛科尔,微躬身,抬头,朝着赛科尔似是礼貌性地微笑,眼里却透着百分百的戏弄:“这不就是舞伴吗?”
  赛科尔被自己的口水噎了一下,这丫明显就是想报复自己昨天把他的糖醋排骨夹走了吧,还没报复够吗?为了形象保持优雅抢不过他怪赛咯。
  过分,需要谴责。
  赛科尔啪地把手拍上去,也难为维鲁特能稳稳地接住:“分工合作,我男你女。”
  “谁昨天多吃了一份糖醋排骨谁跳女步。”
  “你可以叫食堂阿姨帮你加的啊,谁也敌不过你的美丽啊大少。”
  “不行,”维鲁特斩钉截铁地否定,“再加那也不是我的糖醋排骨了。”
  靠。
  赛科尔手上一个施力把维鲁特拉过来,维鲁特却在踏出一步后一扫腿要把赛科尔撂倒,赛科尔借着手上的力来了个后空翻,然后抽出了长短刺。
  维鲁特:………………你冷静一点好吗。
  赛科尔:……这我真他妈不是故意的……
  是,国军院的近身格斗教得太好了。
  “冷静一下,不要让别人以为我们,内讧了。”赛科尔把长短刺插回去,在格斗过程中随时抽出长短刺已属于一个近似本能的习惯,有的时候这个习惯很好,有的时候这个习惯很尴尬。
  但他刚刚,就是故意的!现在近身格斗打不过维鲁特了算是他的错吗。
  不算!

  被舞会后勤人员“遗憾”告知两人被拉入黑名单后,赛科尔和维鲁特合伙蹲墙角,拿着冷餐盘看着人跳舞,赛科尔看着看着就凑维鲁特身边。
  “诶你看那个妹子的礼服真丑。”
  “咦这个妹子长得真好看。”
  “这个妹子也好看,身材可以给10分,啧怎么长得那么眼熟?”
  “这不是眼镜妹吗,哎哟她原来不是后勤人员呐,我的个天。”
  维鲁特忍无可忍,把赛科尔的头扭过来正对着他的脸。
  “你看她们还是看我?”
  “呃,”赛科尔的眼睛往舞池瞟了一眼,维鲁特又把他的脑袋掰过来一点,“嘶——喂喂喂痛啊我靠,看你看你只看你行了吧——”
  维鲁特把手松开,想了想之后又说:“要不你还是看人跳舞吧,感觉你无时不刻在看着我有点恶心。”
  ……操你妈。
  赛科尔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专心致志起盘里的糕点。吃着吃着又眼睛瞟向维鲁特,叉子挥来舞去:“要不我们出去吧?就去门外透透气,等会还可以进来的嘛。”
  维鲁特点点头,赛科尔当即就兴致高昂地扯着维鲁特往场外走,国军院重视校园环境,也不知道一个军事学院把环境搞得那么好是要干嘛。但在此时此刻特别有意思,像逆流穿过人海到达了世界尽头,天地之间只倒映着他们两个,夜压下来,月亮和装饰用的圣诞节彩灯互相寂寞而安静的辉映着,桥下的河水里放着镜子的世界。
  “喂,我说,我的圣诞节礼物呢?”大概是夜太好也太安静,就让人忍不住放松,赛科尔戏谑的心再起,弯着眼睛伸手朝维鲁特要礼物,维鲁特平淡地看一眼赛科尔,拉住他伸过来的手,凑过去亲上赛科尔的嘴。
  只是简单的嘴唇相碰,却能感受到其中缠绵缱绻的感情,不带有任何情色味道,就像所有爱情该有的圣洁。
  此时此刻,唯独他两人。黑色的河水从他们脚下延伸蜿蜒向远方,带着灯火虚像点缀,这个圣诞夜带着这个为吻而吻的吻,就此在赛科尔的记忆中生根盘缠。

  “Merry Christmas.”
  维鲁特笑着轻声说,与之同来的是从会场里骤然响起“Happy new year”的音乐声,欢声笑语沸腾着朝他们飘来,像万人同在的祝福,又像独独两人的安好。
  “你也是,圣诞快乐。”
  赛科尔同样笑着轻声说,维鲁特的手握着他的手,好像能这样直到永远。
  多好。

圣诞节怎么可以!没有彩蛋呢!
彩蛋阅读预警:因为正文没有特别鲜明的维赛flag,所以不甘心的在彩蛋里添加了异常明显的维赛倾向,轻松无脑傻白甜请注意。
附赠维赛特辑1:
  国军院很少做甜食,但维赛俩人的口味都是偏甜,咖喱鱼付榨菜肉饼鼓汁蒸鱼什么的,天天在食堂耗着都感觉身体被掏空。因此偶尔几次的糖醋排骨就显得尤为珍贵,还要早点去,去迟了汁都不给你剩。
  很显然喜甜的大多都是妹子,在其中鹤立鸡群的俩汉——反正也不觉的什么不对,美食是全世界的共同语言嘛!附赠一个颜文字:(*¯︶¯*)
  因为美少年也同样是全世界共同的宝物。
 
  维鲁特本因为公事要被留在国军院宣传部,听到今天有糖醋排骨后在妹子以各种理由跑路了几个后也坐不住了,啪把文件往桌子上一砸,吓得几个干部一抖。
  维鲁特:……你们那么紧张干什么,我要打你们了吗。
  “我要去食堂了,帮赛科尔打糖醋排骨。”维鲁特站起身,用公事公办正直无比的语气把锅推到赛科尔头上。
  学生干部:……这算是秀恩爱吗,在线等,急。
  于是他们就目送着维鲁特扬长而去,留下他们对着一堆待处理的文件面面相窥。
  喂……这些东西都就剩您签名了……我也想去吃饭啊……妈的万恶的资本主义。

  到了食堂赛科尔目瞪口呆的看着维鲁特以美色诱惑阿姨拿到了两份的糖醋排骨,坐定之后赛科尔筷子就往维鲁特盘里伸。
  “啪。”筷子被另一双半路拦截,维鲁特面无表情,赛科尔咬咬牙,手腕一绕,结果又被一只筷子拦住,抬头,左右手各执一支筷子的维鲁特接着面无表情。
  赛科尔:……妈的维鲁特你变了。
  “怎么有了排骨忘了兄弟,我和排骨你选哪个。”赛科尔痛心疾首。
  “排骨。”维鲁特一挑眉,把赛科尔的筷子拨回去。
  “你以前都会选我的!”赛科尔筷子又伸过去。
  “你以前都没问过我这个问题怎么肯定我不会选排骨的?”维鲁特又啪,拦住。
  “因为……”赛科尔想了半天,咬咬牙,“因为我身上不止有排骨,还有大腿肉和爪子,这年头拼的就是一个综合实力!”
  维鲁特:………………厉害了我的赛。
  于是多吃了维鲁特一份糖醋排骨的赛科尔晚上就被维鲁特验证综合实力了。
  这真是喜闻乐见。:D

维赛特辑2:
  舞会第二天圣诞节,是拆礼物的时候了。
  赛科尔和维鲁特拆开盒子,看见里面安静地躺着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赛科尔就先槽为快了。
  “我去居然送本习题书?男神你必须快点把她踹出你的迷妹团啊!圣诞礼物送习题还叫我说是我送你的礼物,哎哟要不是我实诚这是想玩死我呢吧。”
  “我感觉没这么简单…”维鲁特说着随手翻来了一页。
  赛科尔:………………哇哦。
  维鲁特:………………哎哟我的个天呐。
  再翻开封面,右下角是5个小字的警示:维赛 R15.
  现在的姑娘都喜欢这个吗……赛科尔眼神复杂。
  “我倒是感觉,可以遂一下她们的愿望。”维鲁特合上本子,丢到一边,“我的圣诞礼物呢?”
  赛科尔还没对维鲁特突如其来的这一句懵完突然就醒悟了。
  “我的天停停停冷静你的手干嘛呢……???”
  “拆礼物啊。”维鲁特啃上赛科尔脖子,含糊不清地说道。

附:彩蛋其中附有我和七泽的小秘密!(不是)那三个菜真是鸿益配餐的三大牛逼黑暗料理。
靠,痛苦。

最后祝大家圣诞快乐,这顺便也算是元旦贺文了,所以也祝大家元旦快乐,期末考试顺利!:D

评论(16)
热度(109)

关于我

我是乔木,请多指教。
头像来自多多,她4神仙,我吹她。
© 厕所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