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余生

非典型性英雄救美

cp:何应忠x陈毅哲(陈毅哲4零!!!)
应该或许还有个后续,看心情写。

陈毅哲和何应忠的不对头,大概全世界都知道。

源头要追究到高一刚开学那会,班主任就着成绩和学籍评定扫一眼拍板让何应忠做了学习委员和物理课代表,第一天收物理作业陈毅哲就没交,陈毅哲搓着手说课代表同志通融一下,昨天我们家停水停电了一个下午外加晚上,我澡都没洗,不信您闻闻。
何应忠当然不闻,一板一眼地在陈毅哲名字后面打了个红圈,陈毅哲看着他打,急了,嗨你这人怎么这样?不就物理作业没做吗?一点都没有同情心。
老师让的,没做就是没做。
何应忠搬出官腔,转身收下一个组的物理作业去了。
陈毅哲瞪了一眼何应忠的后背,觉得这人真是蛮不讲理,何应忠收着别人的物理作业,心里想着刚才那个傻逼真是个傻逼。

这还只是开头,等到了宿舍可以收拾收拾住进入的时候何应忠和陈毅哲面面相觑,上下铺,缘分啊,何应忠右眼皮狠狠地跳了跳。
“以后就是上下铺了,还请多指教。”何应忠先开了口,陈毅哲看了看天花板上的美的风扇,也跟着开口。
“好,请多指教。”
说完陈毅哲就又扯出来了一个笑,笑得人莫名其妙

后来事实证明何应忠以为这样就能息事宁人真是太天真了。对方属于不要脸还睚眦必报的类型,第一天在宿舍的晚上就狠狠地半夜踹了一脚上铺床板,上铺何应忠正在酝酿睡意,朦朦胧胧中突然床板一震,吓得心脏病都要出来,他大怒,噌地探头下来骂:“我操,陈毅哲你发什么疯!”何应忠顾及到已经熄灯压低了声音,哪料到隔壁左邻右舍的舍友也没有入睡,全纷纷进入吃瓜群众模式围观战局。
“我刚刚做了噩梦了,吓到了。”陈毅哲用无辜的眼神眨了眨眼睛,何应忠想一拳捣到他头顶。

“你的反应挺过激啊?”何应忠骂人不是很在行,憋了半天就这一句,陈毅哲在下铺安安然然地看着他,门外透出来的光勾出光怪陆离的影子,他要出口的话顿了顿,脑海中突然冒出来前几天刚看完的恐怖片。
“班长同志,我睡觉了,拜拜,晚安。”最后他这么说,好像很乖的把自己蒙进了被子里,隔着一层棉瓮声瓮气,何应忠莫名其妙。
这个人可能真的是个傻逼,何应忠想。

事不过三,过三就要跟你算,陈毅哲专心致志为那一点小事和何应忠计较,每次物理作业都必须陈毅哲来催才交,啪把作业本往上一砸,搞得何应忠感觉这人是不是对作业本有些成见,非得这么对人家,次数多了也就看出来这是故意针对。真正的梁子结在第一次段考,何应忠手滑写少了一个小数点,全级排名第二,陈毅哲第一,俩人就差了零点五分,陈毅哲平时吃喝玩赌什么没干过,晚自修玩手机上课睡觉,就是没见着有好好学习,这一个排名出来何应忠仿佛被喂了一吨屎,当天陈毅哲QQ空间里面转发了一条自己小号的说说,讲当今有些青少年努力学习但成绩依旧不好这是为什么呢?大意就是就算我吃喝嫖赌看电影,你爹依然是你爹,开着琴瑟仙女都能MVP的爹。
何应忠转了一条混血儿的颜值评定,专门艾特了陈毅哲。
他俩就这样杠上了。

高一的元旦晚会上要求每个班班长来个表演,别的同学是自动报名再筛选节目,何应忠站在讲台上问各位同学们有没有要踊跃参与的?台下的同学们兴致缺缺,陈毅哲一拍桌子,问班长你表演什么?何应忠在报名表上写了陈毅哲的名字。
“唱歌。”何应忠说。
“哦?字母歌吗?”陈毅哲还不知道何应忠在报名表上写了他的名字。
“ABCDEFG,陈毅哲是个傻逼。”
哄堂大笑。
陈毅哲瞪了四周几眼,第二天拿到自己要去参加彩排的通知单傻眼。
“这什么?”
“你的节目过了。”何应忠说。
“我有什么节目?”陈毅哲眉头一拢,怀疑这莫不是何应忠自己复印下来逗他玩的吧。
“跳舞,《LAMB》。”
陈毅哲愣了愣,把通知单揉成一团丢在何应忠脸上。
“你他妈有病啊!”

高二才能参加学生会的活动,陈毅哲猜何应忠会去报名学生会管理层,干脆去了学生会宣传部的运营组,结果刚到那里就看到了何应忠一张帅脸笑的春风得意,左手站着一个妹子,右手站着一个妹子,引路的宣传部小姐姐看到陈毅哲突然手里的报名表捏成一起,眉头都皱成一团了,顺着他的视线一望进行了错误的阅读理解,和陈毅哲说学弟,妹子的话虽然学生会里面宣传部是最多的,但其实宣传部里面的运营组妹子也是很少的,你不如去平面组,那里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好。陈毅哲答的干脆,唰唰唰就给改成了平面组,顿了顿,又问,他是怎么回事?
这个他就是指何应忠了。小姐姐多看了何应忠几眼说:“其实你和他也差不多帅,不用灰心,人家是混血儿嘛。”
……………什么意思,意思是他其实没有何应忠帅…?
陈毅哲远远瞪了何应忠几眼,心说花枝招展臭不要脸就会撩妹你个残念的傻逼,翻来覆去骂了几遍还是气不顺,噔噔噔走了。

运营组和平面组交集不是一般的少,宿舍班级里头俩人也爱答不理,从热战进入了冷战时期,陈毅哲爱惹事,偶尔从宿舍回来带着一身的伤,何应忠实在不懂得陈毅哲的想法,也看不惯打架是男人的浪漫这一种说法,只是有时候真遇上了,也不能坐视不理当作路人,尤其被害者还是认识的人的时候——虽然平时何应忠就觉得他很欠揍。
对,就是陈毅哲。
高二寒假的时候留守儿童何应忠爸妈又是远赴国外不能回来自力更生吧么么哒,就自己出个门溜达溜达感受一下春节气氛同时顺便置办个年货,左手的两个透明塑料袋里面装着葱和鱼腩肉,右手的红色塑料袋里面卷着春联,还放着一袋大白兔奶糖。路过小区一个偏僻巷口扭头就见陈毅哲被几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揍,做人的正义感跳出来大声嚷嚷,于是他就这么个仿佛街口爱管闲事的碎嘴大婶形象穿着校服拎着两个塑料袋在那顶着身后落日的万丈光芒,大喊一声:“喂,住手!”
两个小混混回头望了一眼,发现是个体面一点说是军师型,直接一点说看起来是个弱鸡的男高中生,纷纷发出不屑的嗤笑,陈毅哲抬抬眼皮,发现是何应忠,扯了扯嘴角问你来干什么,弱鸡班长你快走吧。
喂有你这么炸友军的吗,何应忠心说,又喊:“我已经叫警察了,你们再不住手就摊上事了!”
其实何应忠是扯的,这次出门他压根没想到会撞上这个场面,手机丢在家里面充着电呢,两个小混混其中一个踢了踢陈毅哲手,然后踏上去碾烟头似的碾一下,看得何应忠手指不由自主的屈伸了一下,笑容看起来比陈毅哲的欠揍十万倍。
“那又怎么样?我们还未成年呢。那群警察又能够拿我怎么样?”
“陈毅哲你连未成年都打不过?太丢人了,你退群吧。”何应忠没忍住,先噎了一把陈毅哲。
在这种应该成立全国人民统一抗战战线情况下,还顾及私人恩怨是很要不得的情况,俩混混一听仿佛有人问他俩行不行啊?行不行啊?你行不行啊?行,当然行!撸起袖管就要转火何应忠,何应忠一看就着急了,说你们先冷静一下。
果然是弱鸡,俩混混心里十分的不屑。但惩善扬恶和欺软怕硬是他们作为反面角色的本职,该打还是要打,尤其是对方是弱鸡的时候。
等等我放下袋子,何应忠把手里的塑料袋放到巷口的墙边,然后转过身来。好了,来吧。

何应忠是练过家子的,第十三届全国青少年散打比赛第一名的证书还老实被压在柜子底,他师傅教的不仅是套路,还有在实战中的技巧。
陈毅哲狼狈不堪地趴在地上,只吃力地仰头看着何应忠一扫左腿,顺着踹在两个混混肚子和肋骨连接处正中地方上,接着腿落地顺步一跨,角度刁钻的拳头啪打在其中一个的下颚上。再游刃有余地弯腰避过另外一个的挥拳,一绊,顺手就是过肩摔,打爆陈毅哲的两个人就这么被何应忠打爆,夕阳的余晖照在他脸上映得有点刺眼,但陈毅哲睁大了眼睛看,蓦然有种要落泪的冲动。
这种能够保护人的英姿他从小向往到大,如今却在他最讨厌的人身上呈现,这场笑话让陈毅哲心中某个落灰已久的地方,突然动了动。

他那么耀眼,我怎么追逐的上。

最后两个小混混捂着肚子瘸着腿呲牙咧嘴的连等着瞧一类的狠话都忘了放,跌跌撞撞跑走了。何应忠走到巷口拎起来了两个塑料袋,又折回陈毅哲身边,蹲下来。
“怎么样,你还能走吗?”
“能走都不想走了。”
“那你能不能帮我拿袋子,我背你。”
“不要,”陈毅哲一口拒绝,“丢人。”
“如果你知道丢人就不要打架。”何应忠皱着眉头数落,样子真的很像街口大妈,“你怎么回家?”
“我家就在附近…”
“真的?”何应忠愣了愣,“我家也在附近。”
“可是我这幅样子怎么可能回家,劳驾,英雄,”陈毅哲抬抬头,对着何应忠笑了一下,“带我回你家。”
FIN.

评论(5)
热度(4)

关于我

我是乔木,请多指教。
头像来自多多,她4神仙,我吹她。
© 厕所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